茶疗是什么?你真的了解吗?颐生堂茶疗馆带你深入了解茶疗文化!

3210 2020-10-11 颐生堂本草茶

   茶疗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神话传说中的“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被誉为一代茶祖。颐生堂茶疗提醒了解茶疗养生之道,终身受益!

    陆羽《茶经》中说:“茶之为饮,发乎神农,闻于鲁周公”。传说炎帝神农氏在山中采药时,发现了一种四季常青的灌木丛,他伸手摘了一片嫩茶吃了下去,发现它在肚子里上下搽来搽去,就像往来巡查的兵丁一样,遇毒百解之,便命名为“查”,后人发现这种树叶是生长在一种比草高,比树低的矮树上,就把查改为“人在草木中”的茶字。显然, 当年茶祖神农发现茶叶后是将茶叶作为疗百病的一种药材传经后人的。 到了西周时期,茶叶才从药材慢慢转变为饮料的。


    茶疗的核心是“药茶”。药茶也称茶剂,指以植物的叶、花、实、根等切制净洗后直接泡用,或以单味或小复方中药材为原料配用茶叶采用不同工艺制成粗末、茶块状、茶袋等多种剂型,以沸水冲泡或加水稍煎后饮用的一种中药传统剂型。


    说到茶疗的历史,还有两位漂亮人物在中国药茶的发展史上煜煜生辉。第一个要说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茶圣”陆羽,唐玄宗年间,湖北天门诞生了一位被后人尊为茶圣的陆羽,陆羽是个弃儿,被寺庙中的和尚收养,他通过自学,有很高的文化素养,但“性嗜茶”,为了研究茶的品种、特征、烹制、茶具等而云游天下。他遍尝各地名茶,搜集积累了不少有关茶术方面的资料,后隐居在浙江吴兴(湖州古称)专心著述,终于写出中国乃至世界第一专著《茶经》。



《茶经》的问世,加快了茶叶知识的传播,使民间都把茶列为“开门七件事”之一。世界著名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将中国茶叶成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后,对人类的第五大贡献。陆羽融儒、道、佛三教精神与饮茶活动为一体,开中国茶道之先河,为后世茶文化发展提供了典范。

    全唐诗里收录了他著名的《六羡歌》:“不羡黄金盏,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自陆羽《茶经》问世,茶文化在唐代大兴,而盛于被誉为文人最幸福的朝代——宋朝。从此品茗与文人、僧侣、道士、骚客便有了不解之缘,茶叶也从“开门七件事”中升级为“人生八雅”之一——琴棋书画诗酒花茶。

     接下来要说的这位老兄叫卢仝(tóng),卢仝,唐代诗人,自号玉川子,范阳人,是“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嫡系子孙,虽出身名门望族,但家境贫困,年轻时隐居少室山,刻苦读书,不愿仕进,曾作《月蚀诗》,卢仝一生与韩愈、张籍、孟郊、贾岛浑在一起,成为唐代韩孟诗派的重要人物,继而成为中国的“茶仙”。“甘露之变”时,因留宿宰相王涯家,与王涯同时遇害,死时才40岁左右。

卢仝一生嗜茶成癖,并将饮茶的感受寓于诗中,其中最著名的一首“七碗茶”对后世影响最大,它开拓了品茶的意境,使品茶成为文人修身的一种方式,也一举奠定了他在中国茶史上的重要地位,卢仝也因此被后世誉为“茶仙”。七碗茶,七个境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喜欢品茶的朋友可以依照卢仝的这七个品茶境界做参考,顺便也提升一下自己的品茶境界。



宋朝大学者苏轼在杭州任地方官时,曾经遍游佛寺,一天喝了七盏浓茶,兴致勃勃,把自己比作维摩菩萨, 又比作谢灵运,戏说饮了七碗茶, 长生不老药都不用吃了。诗中写到:“示病维摩元不病,在家灵运已忘家;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苏东坡的这首诗无疑又将卢仝的《七碗茶》境界推向了另一高峰。


最早的时候,茶是因为药用价值而被人们发现的,并且作为药茶而用于治疗疾病,所以茶在人们心中有不一样的地位。将“茶”字拆开,草字头代表二十,中间的人可拆作八字看,加上下边的一横一竖是“八十”,一撇一奈又是一个八,加在一起就是108,108岁也因此有了一个雅称——“茶寿”。古人将“茶”与“寿”结合起来喻长寿,足以表明人们对茶有延年益寿之功的认识。



喝茶者得长寿,这跟茶的精神功用分不开,唐代著名高僧从谂,人称“赵州禅师”,活到120岁,曾经有人向他请教长寿之道,他笑称这全赖“吃茶去”的禅法。“吃茶去”强调的不仅是“吃茶”,还有“平常心”——不因任何人和事动气,不起纷扰,没事就去吃茶,心思淡泊自然就会健康长寿。


茶本身的药用功效延缓了人体的衰老,而茶的精神功用则减缓了人心态的衰老。茶通六艺,艺从心发,内外兼修,自然就越活越年轻了。《黄帝内经》所谓“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健康养生传统疗法,颐生堂茶疗认为现代人不应丢弃这么好的养生之道。